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写给熊熊tvhm4vvx

【编者按】爱是甜蜜的也是痛苦的,爱是博大的却也是自私的,表面的无所谓并不能代表心里的不在乎,其实一切明朗化了,又少了那份美丽与浪漫,表白还是隐藏,只看内心的需求,所以,只好用文字记载下与你相处的点滴,但愿你能明白。
爱情,是这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有一天等你感觉到了它的存在,它却早就先你感知前深藏在了你的心里。
如果说缘分是上天注定的,那我们的邂逅算什么呢?你爱你的石头,我爱我的文字,本是不想干的两个人却意外的相遇在那硕果累累的秋季,你带我去你的石场,带我去你要建房子的半山腰,带我认识你的两只藏獒,带我去山上摘酸枣,带我去寻找那美丽的石头,你的石场,以及那方圆数里的地方都留下了我与你的足迹,我们是无话不谈的朋友,我们是不用语言交流一个眼神就知彼此的知己。
你是一个赋予了传奇色彩的人物,从北京到景德镇然后到西柏坡,你热爱着并执着于自己的事业和追求,你善于理财,你的商业思维更是敏锐,使我不得不佩服你。在石场那个位于西柏坡还有数公里的山路旁,你与工人住在一间只有20来平的小屋子里,每天面对着那些枯燥的石头,有人问你可以忍得住寂寞吗?你只是笑而不答,其实在那个小山村里没有几个人可以理解你,没有什么人可以与你有共同语言,他们不理解你对石头的痴迷,他们不理解你为何不把石头卖给那些趾高气昂的暴发户,他们不理解你为何可以将价值数万的石头送给那些只看而没有购买的人。我总在想你是孤独的吗?一个地地道道的北京人扎根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每天与石头对话,住着最简陋的房屋,做着繁重的工作,你要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这些?第一次去你的石场,听你讲述那些已经过去时光,见到你口口声声对我讲的眼镜湖(其实就是两个挨着的小水洼),我立即明白了,是你对石头的热爱与痴迷,是你对生活的积极和乐观,才使得你可以放弃北京那繁华大都市的生活,甘愿在这个不知名的小山村挖掘那些被埋在滹沱河里的石头,你是那些石头的伯乐,你爱着它们,每一块石头都是你创造的一件艺术品,都是你培育的孩子,就如同我的文字,是倾注了心血在里边,所以不觉得枯燥,只觉得快乐。你的妻子在孩子满月的时候就出了车祸离你而去,嗷嗷待哺的婴儿,未完301白癜风联合诊疗中心成的事业,对妻子的愧疚,很难想象那个时候的你是如何坚强的去面对一切,听着你说起当年的车祸,看你眼角那无法忍住的泪滴,我不知道如何才可以安慰你,只是那刻我有一种莫名的心恸,看着相对而坐的你,我很想去拥抱你,但我还是忍住了那种莫名其妙的冲动。
中秋我应你的邀请去了你的石场,你亲自下厨为我做红烧鱼,邻着你石场的小饭店俨然如你的食堂,也是我每次去的居所,以至于饭店的董事长都和我成了很相熟的人,吃饭期间饭店的董事长开着我和你的玩笑,我只是反驳,而你却微笑着帮我说话,喝酒其实我不是很擅长,但每次我去都会和你每人一瓶啤酒对饮,畅快淋淋的喝酒,无所顾忌的漫谈,以至于你的生活,你的生意,你的石文化,你将来的设想,我都了解的一清二楚,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们的关系变得很微妙,或许是我开始在意你,或许长时间的相处我开始慢慢的喜欢上了你,我不知道你是否如我一样,但是为何,我不小心摔倒,你会惊慌失措的赶紧跑来扶起我,怕我受伤呢?又为何,每次我去了所需要的一切你都早已安排北京白癜风哪家比较好的妥妥当当,甚至于坐什么车回来,你都提前为我做了安排,在你的石场,我什么都不用想,看书,写文,带着你的藏獒遛弯,无聊了去爬爬山,该吃饭了你自然会叫我,每次的饭菜都和我的口味,在你的石场是我生活的最惬意,最快乐的时候。很多次我都问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你,我们之间存在障碍吗?除了年龄的差距,其实我一直觉得在你面前很渺小,你有着传奇般的经历,我却是一株无名的小草;你有着雄厚的经济实力,可以说是个典型的钻石王老五,有着诸多美丽女子的追逐,而我只是个平凡的再不能平凡的女子而已。很多时候我很想你是最普通的人,那样我可以勇敢一点,只是你不是,我亦不能说出心里的那份喜欢。
朋友们都劝我要把握你,只因为你的金钱太具诱惑力,她们巴不得认识如你这般多金的人,可是我宁愿你做普通人,有着最简单的生活,朋友不解,我亦不多解释,因为对她们而言,我的思维是不现实的,与她们想的恰是背道而驰,我又何必过多的解释呢。有两个月之久,你忙你的石头和铁矿,而我忙我的工作和喜欢的文字,或许是时间太久了,我都把你淡忘了,但是在那个寒冷的夜里,你却突然出现在我的门前,我慌乱了,那时我意识到你其实早已深深的藏在了我的心里,一个多小时的相聚,你不停的开着玩笑,说着你石场中遇到的事情,而我只是静静的听着,用安静掩盖我的欣喜,不让你对我的内心有丝毫的觉察,你走了,那晚我却失眠了。
生病前,我将房门的钥匙锁在了屋内,只好寄居朋友家,晚上向你打电话,你说钥匙锁在屋里了好,正好可以将那个收留的讨厌的女孩赶出去,我做不到的,你在电话里大骂我糊涂虫,你喝多了,说再说下去非得骂我不可,让我赶紧找儿子要钥匙回家。我哭了,那个收留的女孩带给我的麻烦和困扰,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骂我,我便将这些日子的委屈化作泪水一股脑的向你发泄了出来,你的话语变得温柔,我才止住哭声,只是第二天我便住进了医院,是你所不知的,梦里你依然微笑着骂我小糊涂虫,循着你的骂声,循着你的微笑,我走了回来,醒来,我不知道为什么梦到的是你,那晚我的烧终于退了,第一个想要打电话的人便是你,拨通电话,没有告诉你我的病情,只是说发烧了住院,你关切说是不是很难受啊,我简单的回答,烧退了,就是肚子饿了,身边也没人,才想给你打电话聊会天的。你说石场要送石头,太忙了,没事挂了,你却不知挂掉电话的那刻,我好失落,你总是很忙,忙的连接电话多聊几句都不行,问你挣那么多钱干嘛,你却笑着说:吃喝,我都无语了,男人以事业为重,这无可厚非,可是我真不知道我们算是什么。
病逐渐的好转,腰也不是那么疼了,却还是弄不明白我与你之间算是朋友,还是知己,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我们之间总是那么微妙,你的那种半开玩笑,半认真让我不知如何是好;你的那种繁忙而无暇顾及我,让我觉得心里很难受,很多时候我都想,也曾生气的说从此不再理你,只是当你一个电话打来,我就又将所有的那些过去都忘得一干二净,这是喜欢吗?这是爱吗?可是你的心又是怎样的?会如同我一样吗?无论是我想要的还是不想要的答案,都没人告诉我,在这新年来临之即,我想把这些弄清楚,爱与不爱我都不想让自己在这样难受下去,熊熊,我喜欢你,我要明确的告诉你,不再隐藏自己心里的所有,不再傻傻的为你介绍什么女朋友,就在梦里你出现的那刻,我就决定要将这些说出来,其实也不苛求什么结果,爱是不可以勉强的,即使结果不是我想要的,也单唾液酸四已糖神经节苷脂钠没关系,我只是不想让自己后悔。
未来的路还很远,很远,熊熊你愿意陪我走下去吗?
         





 (散文编辑:蝶恋花)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