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s Archiver

明天好 發表於 2019-8-19 11:04

二傻的皇帝梦

二傻的皇帝梦

  二傻是我的远亲和近邻,同住在一栋老屋里。他自小喜欢看傀儡戏,开戏锣鼓一响,便赶紧跑去占个位子坐在前面。不仅在台前看,还常常从侧面撩起围幕偷看。

  他说,从侧面看戏比前面还要好看,里面的两三个人手舞足蹈、连说带唱,手指头不停的上下拨弄,那几个人好忙呵。

  他们有时跺脚,有时龇牙咧嘴的喊叫,有时装女人的细声细气,有时还学狗吠猪叫。二傻说,他们好辛苦,傀儡在台前出风头,自己不露脸却汗流浃背,还得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最有趣是傀儡在台上跺脚,后面的人也跺脚,台上的皇帝龙行虎步,台后的人也龙行虎步。

[url=http://www.showpf.com/xjsb/m/1363.html]想知道白癜风到哪里治[/url]  二傻看完戏后回家便要扮戏,把他妈妈结婚时的黄缎子上衣罩在身上。他说那代表皇帝爷的龙袍,叫做“黄袍加身”。他嘴上挂的“髯口”是他姐姐剪下的辫子,勾在铁丝上。他要和皇帝一样,一嘴长长的黑须。他只扮皇帝。

  他扮皇帝时有模有样,走路龙行虎步,有时骜着头,有时摇头摆尾,眼睛瞪得大大的,还称孤道寡。他会慢条斯理的说:朕怎么怎么,寡怎么怎么,一边用巴掌捋捋“胡子”。他还要我给他搬椅子端茶杯,他说,寡人不能自己搬椅子端茶杯的。

  二傻读书不用功,考试老是不及格,还常吃“鸭蛋”。他一看书就会打瞌睡,常挨老师的骂,罚站和打手心。因为功课不好,奶奶还老提着他的耳朵惩罚。

[url=http://www.weidumeiye.com/xwdt/1977.html]不远万里来到北京中科,大雨漂泊中执着的等待....[/url] 他扮皇帝却劲头十足,从来不打瞌睡,专心专意,连奶奶叫他吃饭都听不见。奶奶跑出来提着他的耳朵,他只好崴着头缩着脖子,一边哎哟哎哟,乖乖的随奶奶回家吃饭去。

  他常偷偷的去河里玩水,奶奶趁他在河里时把他的衣裤鞋子取走,他便只好赤着脚,抓一把水草,两只手捂住下面,哭着喊着回家。

  一次他奶奶要出门,用绳子把二傻绑在太师椅上,要他好好背书。奶奶回家时,二傻竟倒在椅子上打呼噜,[url=http://www.czktmy.com/yyhj/772.html]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9周年庆典[/url]书翻了个跟斗扑在地下,让小鸡刁得乱七八糟的,便又被奶奶“耳提面命”一番。

  有天晚上二傻把家里的灯盏拿来厅里扮戏用。那是豆油灯,一个铁铸的的灯盏放在半截竹筒子上,才小铁勺那么点大,浅浅的,一根灯芯草泡在灯盏的豆油里。

  那时没有电灯,有钱人家用“洋”油灯。那时候洋油很贵,一般人家都用豆油灯。平日只用一根灯芯草,火苗只有一颗黄豆粒那么大,吃饭时候用两根灯心草,火苗变成三颗黄豆粒那么大。过年过节或者有客人便用三根灯心草,火苗有六、七颗黄豆粒那么大,吃完饭便把多余的两根挑开。那灯黑糊糊的看不了书,晚上反正也不要作功课。

  二傻为了扮戏时亮堂,竟用了四根灯心草。哪知才开始,他的“龙袍”把灯盏绊倒了,幸好没烧着“龙袍”。可半盏豆油全撒了,他奶奶气得又提溜着他的耳朵,还边走边骂:“当你的皇帝去!作你的皇帝梦去!”

  二傻告诉我,他在梦里还真的当过一回皇帝,好威风又好有味道,许多臣子跪在下面叫他万岁万万岁。皇宫的灯好大好亮,灯火通明,还有一群太监提着宫灯跟在他背后。有很多人伺候他,又是皇后又是皇妃,还有宫女。他告诉我皇妃就是皇帝的小老婆,皇帝有好多好多小老婆,比街上大财主的小老婆还要多。

  他还告诉我说,皇帝手下的人都很听话,皇帝说什么都立即照办。他忽然想起肉包子好吃,随便说了一句想吃肉包子,哇,宫女提来了一大篮子肉包子,油汪汪的,他醒来后还舔了舔舌头,好像还真的有些油腥味。

  啊,连梦里当皇帝也有滋有味。难怪那么多人不管死活的争着当皇帝。可惜二傻没那个命,皇帝早就让革命军轰没了,袁世凯日思夜想恢复帝制,也才过了八十三天皇帝瘾。二傻成年后让抓了壮丁,后来一直杳无音讯,也许成了别人争当皇帝的炮灰。

  几个人侃起皇帝的事,一人说,谁不想当皇帝,哪里当得到;又一人说,当皇帝有什么好的,天天提心吊担,今天是皇帝,明天也许成了阶下囚,或者连脑袋也没了;再一人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做白日梦……

  还有一人说,当到了宰相就会想当皇帝,想当皇帝的都是皇帝身边的人,所以皇帝常常要换掉自己身边的人,怕他们篡位。

  在位的怕失去那个宝座,不在位的又想爬上那个宝座,于是,造就了皇朝的更替史。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多少英雄为了那江山,为了那金銮殿的龙椅,鞠躬尽瘁又折腰呵。

  听说乾隆身边的奴才和珅,知道自己没当皇帝的命,躲在家中密室,穿帝王的冠冕朝服过皇帝瘾。他很机密,连小老婆都不让知道,后来是被小皇帝嘉庆革职抄家,才从密室抄出来那些冠冕朝服。

  二傻与和珅天南海北,没有血缘关系,怎么如此的“何其相似乃尔”。 二傻没有冠冕朝服,只好用妈妈的旧嫁衣“黄袍加身”,姐姐的辫子当“髯口”,还常常被奶奶把耳朵提溜得通红通红。苦耶?

  二傻爱流鼻涕,常常吊着两条鼻涕,他呿的一下缩回了鼻子眼里去,物还原位;或者用手背一抹,然后擦在“龙袍”上。那个邻居真傻,不知道其它地方还有没有这样的二傻。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